【政策】進口關稅下調:豪華車企應聲“官降” 零部件企業影響何在?

 二維碼 139
來源:蓋世汽車

自5月22日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發布降低汽車整車及零部件進口關稅的公告後,一衆豪華車企趕趟兒似的紛紛公布降價方案,詳見《你方唱罷他登場 各大豪華車企價格調整表一覽》,引發行業及消費者的強烈關注。然而,較之整車進口關稅下調呈現出的熱鬧景象,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似乎鮮少有人關注。


1.png

據蓋世汽車了解,我國汽車零部件共97個稅号,降稅前平均稅率為10.2%,稅率介于6%至25%之間,其中:4個稅号的稅率為25%,包括大型客車車架及其他零附件、輕型貨車車架及其他零附件;2個稅号的稅率為20%,包括大型客車底盤、起重車底盤;2個稅号的稅率為15%,包括大型客車用非驅動橋及零件、特種車用其他零附件;70個稅号的稅率為10%,包括自動換擋變速箱、轉向盤、懸挂減震器、離合器,以及這些部件的零件等;其餘19個稅号的稅率分别為8%、6%,包括非公路用貨運自卸車底盤等其他零部件。

此次我國将79個稅号的汽車零部件稅率分别從25%、20%、15%、10%、8%降至6%,平均降稅幅度為46%;其餘18個稅号的稅率為6%,保持不變。降稅後,我國所有汽車零部件的最惠國稅率均為6%。

2.jpg

數據來源:中國汽車工業協會

而根據中汽協統計,2017年我國汽車零部件産品進口額為388.2億美元,從細分領域來看,傳動系統、車身附件是進口金額占比較高的零部件商品,其次是發動機零部件、汽車電子。那麼,此次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将對我國零部件産業帶來哪些影響?

“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對整個行業而言是重大利好,且主動相當幅度下調關稅是我國進一步擴大改革開放的重大舉措。”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專家委員會常務副會長沈進軍在接受蓋世汽車采訪時如是表示。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有形市場分會會長蘇晖亦指出,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是重大利好,且從全球産業鍊的角度看,零部件五個稅率檔次均降至6%對零部件供應商帶來的影響将大大超過整車降稅的影響。

其認為,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一可以讓國内消費者得到實惠;二将增強以進口零部件為關鍵零部件的國外品牌的國内生産商的競争力,如大衆、豐田等企業;三是将提高中國汽車制造的競争力,有助于中國成為全球的生産基地和出口基地。

但是,考慮到目前仍有三百多億美元規模的零部件需要進口,此次關稅下調是否會影響本土零部件企業的發展?

對此,沈進軍直言強調,經過40年來的改革開放,此次相當幅度下調關稅符合我國國情,不會帶來太大沖擊。“就算有影響,也是加速我國零部件企業優勝劣汰,進一步優化産業結構。”

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亦表示,進口零部件與國内零部件是錯位競争,并不會帶來直接影響。“目前,雖然進口零部件金額達到了三百多億美元,但相比國内數萬億級的國産零部件市場體量仍然較小,且國産零部件與進口零部件仍屬于互補關系,并非競争關系,因此短期内進口零部件價格下調并不會産生直接沖擊。”

與此同時,汽車數據咨詢公司威爾森表示,此次降稅對國産零部件企業造成的實際沖擊比較有限,一方面進口汽車零部件占國産零部件規模有限(僅占6.5%),另一方面中低端車型國産化率已經很高且降幅空間不大。且長遠來看,降低關稅将有利于出口,未來汽車零部件出口有望享受到較低的關稅。

廣發證券則認為,從中短期來看關稅下降對國内汽車零部件行業影響不大,從長期來看汽車産業逐步放開有利于創新和行業洗牌,具備核心競争力的零部件企業有望獲得發展良機。

在一衆業内人士的利弊分析之下,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具體到各零部件企業又是如何看待的?會否影響企業發展戰略本身?

3.jpg


采埃孚:具體影響有待觀察

采埃孚亞太區市場負責人表示,采埃孚支持自由和公平的貿易,作為一家在全球40個國家230個地點營運的企業,采埃孚在布局業務和生産戰略的時候,關稅是必須考慮到其中的一個,但不是唯一的方面。“目前,這一政策将會産生什麼樣的具體影響還有待進一步觀察,但我們對中國整體經濟的未來繼續持樂觀态度,中國市場在采埃孚全球布局中占有非常優先的位置,這一點不會改變。”

某外資零部件企業:有利于降低成本

某外資零部件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無疑有利于企業降低成本,“我們每年有不到20%的零部件需要進口,進口原材料關稅下調可以降低生産成本,但這隻是給我們多了一個選擇項,長遠來看不會産生太深遠的影響。”

該負責人還談到,除了原材料成本外,企業還要綜合考慮交付速度、服務質量、庫存管理、等一系列綜合成本,從産品采購到後期使用、維護等綜合成本,國産零部件的優勢更為突出。“目前,我們絕大部分零部件(占比80%以上)已經實現國産,且後期将高端制造業盡量國産化是我們長期的發展戰略。”

佛吉亞:或重新審視全球戰略布局

佛吉亞綠動智行系統中國區總裁江永偉表示,“關稅降低是個好消息,目前對業務影響不大。”其表示,經過二十多年對中國市場的培育,佛吉亞本土化程度已經非常高。

據了解,因供應量比較少,佛吉亞有極個别原材料依賴進口。“佛吉亞有不到5%的零部件需要從國外進口,這些極少數依賴進口的原材料,在關稅下調前的稅率是10%,降低到6%對企業價低成本還是有利的。”

此外,江永偉還表示,中國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再結合“一帶一路”的發展戰略,長遠來看,佛吉亞或将重新審視全球戰略布局。

輝門動力總成:幾乎沒有影響

輝門動力總成中國區總裁成音回複稱,“我們幾乎沒有進口,所以沒有什麼影響。”

保隆科技:影響有限

保隆科技副總裁馮美來表示,作為本土胎壓系統供應商,零部件進口關稅下調對保隆科技影響有限,“我們電子部件中的芯片、電池等雖以進口為主,但是幾乎沒有進口關稅。”

同是,其還指出,一些在本地沒有生産線、純靠進口的零部件廠商被整車廠選擇的可能性非常小,“在與整車廠的合作溝通中,本土化的生産制造和服務是整車廠更為看重的地方。”

蓋世小結:由上可見,零部件進口關稅的下調,是我國進一步推進改革對外、優化産業改革升級的重要舉措,對企業和消費者而言都是利好消息。目前,進口零部件與國内零部件尚處于錯位競争,暫時不會帶來直接影響,但不可忽視的是,面臨諸多核心零部件技術的缺失,國内零部件企業已走到了發展的關鍵期,未來一場優勝劣汰的洗牌大戰将不可避免。